取消预约|注册
返回首页

医院新闻

预约挂号

科室查询

请选择科室

    医生查询

    请选择医生

    【中国医院院长】梦想绽放——一家公立医院与互联网相互成就的故事

    2017-05-02 08:13


    广东省网络医院不仅承载了“互联网+医疗”的可能空间,更承载了一家身处竞争环境中公立医院的图强梦想。


    广东省网络医院,最早拿到官方批文,成为行政主管部门许可的全国首家网络医院。目前线下网点超过5000个,覆盖广东全省各地市;截至2006年11月,累计接诊患者130万名。从2014年5月始筹备、10月底正式上线运营,依托实体医疗机构,做实线下医疗支撑,是为广东省网络医院开创的“互联网+医疗”的独特模式。

    从“急”到“慢”的转向

    每一个故事的开端,都是上一段故事的延续。广东省网络医院的故事,启幕之前是一家非典型公立医院的图强历程。


    这家医院是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以下简称“省二院”),广东省网络医院的唯一医疗支持单位与创办方之一,其“非典型”在于医院曾经经历了数次身份转变:1998年从军队医院转为企业医院,2004年又从企业医院转为原卫生厅直管的公立医院。

    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院长田军章

    “上世纪90年代初,医院只有150张床位,是全军最小的一个中心医院,特色在于应急医疗。”院长田军章向《中国医院院长》记者回忆说,在“百万大裁军”的背景下,医院最早面临了改不改制、何去何从的问题,但在医院领导班子的决心下,医院开始了面向市场、重视服务的转变。

    但改制势不可逆,1998年医院正式成为国有企业广晟集团下属医院,“成为企业医院,职工是否有奖金要看企业是否有效益。”田军章表示,这个阶段医院床位从150张增加至300张,发展乏力。

    广州的每一家医院都有一个难忘的2003年,广东省177医院(“省二院”时名)的更加难忘。

    非典肆虐,广州全城医疗资源空前吃紧,所有定点医院人满为患。其时,医院接到省卫生厅的询问,“能不能收非典患者?”田军章回忆,部队医院的传统就是“有任务就上”,于是医院立即向卫生厅表示,“只要给我们,我们就收!”

    火速把整个南楼腾空,按传染病防控要求布排了所有的病房设施,紧急调配并组织医护人员培训……17个小时后,医院开始接收第1例非典患者。之后接收的治疗过程中,医院创造了收治的215名非典患者无一因非典死亡、无一医护人员感染的“双无”奇迹。

    经此一役,2004年医院迈出了属地化管理的关键步伐,被省卫生厅正式接管并命名为“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广东省应急医院”。省卫生厅对医院成绩的肯定,全国各地包括北京市卫生局的来访,让医院上下对走“应急”这条发展道路形成了共识。

    2009年,田军章开始掌舵这家医院。汶川大地震中释放的紧急医疗救援需求仍笼罩着医疗圈,2010年,原卫生部正式确定医院应急医疗队伍为6支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伍之一,承担国内外应急任务,并投入1000万元用于队伍建设。

    这给了医院很大鼓舞,也希望就此辟出这家广州“不太起眼”医院独有的道路。“在北京走访了武警总医院、301医院……都是应急医疗领域的领军者,也看到数十年积累、锻炼的成效。联系到我们医院的实际情况,我总结,如果以信息化为突破口,或能缩短上升通道。”田军章说,抱着这样的信念,医院开始组织人员和外部技术团队进行急救信息系统的攻关,用了2~3个月的时间,“我们开发出了‘智能化的全国紧急救援信息系统’,获得了时任卫生部应急办主任梁万年多次实地考察与赞许。”

    “急”出了名,但摆在田军章面前的问题,基本医疗这一块的业务量如何做大?医院学科如何异军突起?种种问题中,更为迫切的是患者引流。

    “慢”或许是个突破口。田军章思考,慢病,一来患者人群大,二来对学科能力的要求不太高,相比疑难重症更好切入。

    从社区布点是第一步。2012年,医院申报的在社区设立“健康小屋”解决慢病管理与治疗难点的课题获批,“卫生厅批复了600万元的课题经费,医院与通信服务商开始在广州的大小社区设立健康小屋。”

    “通过社区卫生服务医务人员或居民自行动态采集相关健康检测指标,通过物联网技术将受检测人的各类检测数据实时传送至省二院设立的专门数据库,经由医院的健康管理师和专家分析后,再将检测报告、医疗建议传送给受检测人,实现了医院对大量需要监护而无法纳入医院服务的慢病人群、院外潜在人群的进行动态健康管理,实施实时的健康和就医用药指导,把优质的健康服务直接送进社区。”一时间,这批最早的“健康小屋”被媒体广泛报道。

    时间跨入2014年,“健康小屋”迈入百间关口,但课题经费耗尽……如何留存并放大“健康小屋”的价值,但又无需政府投入,院长田军章明确,必须要有新的思路!

    遇见、联姻互联网

    恰逢其时,专注广东省农村信息化工程多年且拔得头筹的A公司,正迫切寻找一家三级综合医院作为合作伙伴,以试水“互联网+医疗”。这与田军章的新思路默契度接近100%,他向记者坦陈内心想法,“至少从这100间健康小屋的功能延续上讲,选择与第三方公司合作是必由之路。”

    很快,双方进入实质的合作内容探讨阶段。互联网如何与医疗结合?上述关于“健康小屋”的功能、连接医疗机构的模式已初见雏形,但咨询患者量不大则难以保证稳定的业务量;且患者端的支持若“不给力”,很难形成成熟的盈利模式。

    “必须要有一个切中更多患者需求的名称来取代并承载‘健康小屋’;除100家‘健康小屋’以外,线下必须快速布点形成规模优势。”田军章回忆,基于这两点诉求,双方碰撞出了一个新的载体名称——网络医院,“相较于‘互联网医院’,网络医院更能被大众理解,说起来也朗朗上口。”

    作为网络医院的实际运营方,新的公司名——“友德医”也由A公司构思好并注册成立。“友德医”包含了医患友好的概念,也与广东方言中“有得医”“有得治”谐音,给患者正向的心理暗示。

    跨出了合作的第一步,做什么,怎么做,大致已有了明确方案。但能不能做?2014年,互联网公司组织线上医生资源进行轻问诊、健康咨询已不新鲜,但冠以“网络医院”的名称,让公立医院组织医生线上出诊,开具处方,尚无先例。

    “找政策依据是关键。”田军章向记者介绍,当时自己和团队反复研读《执业医师法》和《处方管理办法》,前者第十四条明确规定,执业医师在注册的执业地点,从事相应的预防、保健、医疗业务是合法的;而后者也规定执业医师在执业地点开具的处方是合法的,“但签名的处方是否可经网络传输给患者,的确没有说明。”

    网络医院的设想与方案,广东省卫生计生委相关负责人拿到后也表现出迟疑。“尽管此前健康小屋管理慢病的思路与实践成效受到政府认可,但网络医院的确是更新的概念与实践。”田军章认为主管部门的迟疑也很正常。

    但他没有遇难而退。9月的一个晚上,田军章像往常一样得空就在互联网上检索文件依据,意外地,他看到了《国家卫生计生委关于推进医疗机构远程医疗服务的意见》。这是8月底卫生计生委发布的一份新的文件,相比以往相关的文件,这份文件对“远程医疗”的界定中加了一句“向医疗机构以外的患者”。

    对省二院正筹划的网络医院来说,这一句短话,无疑是敞开的一片天地。

    “第二天我就拿着文件去找省卫生计生委的负责人了。”田军章至今回忆起来仍很兴奋,有了国家卫生计生委的文件作为依据,至少代表即将尝试的新诊疗模式,不是天外飞石,“省卫生计生委表示可以批复网络医院的成立。”

    就这样,2014年10月25日,广东省卫生计生委批复广东省网络医院成立;同日,广东省网络医院挂牌上线运营。

    线上线下怀抱基本

    挂牌运营后的第二个月,广东省网络医院即从一家地产转型的公司拿到了第一笔1.2亿元的投资。硬件设置布置为第一步,“从零开始,完成设备、软件的安装与调试后;试运营阶段,IT、通信方面的工程师24小时驻守医院,出现问题随时解决。”田军章回忆说道。

    完成患者端的布点及硬件安装为第二步,“友德医”以健康小屋、连锁药店、村卫生室、乡镇卫生院等为线下终端快速布点,“连锁药店通常在自有药师无力咨询解答患者时,引导患者来到网络医院在药店的接诊点,与在线医生一对一地视频诊疗,利用可穿戴设备,完成常规检查,若需要治疗,医生会开出电子签名的处方,由药师审方后传输到接诊点打印,交给患者就近取药。现任广东省网络医院院长周其如向记者介绍说道,按照处方就地拿药,药店既有了网络医疗的增值服务,又完成了此前只能放弃的“生意”。对村卫生室和乡镇卫生院来说,除大医院专家下沉解决了疑难杂症的规范治疗、健康管理、强化分级诊疗制度落实外,还利用远程培训,快速提升了基层医生业务能力。

    拥抱基本医疗,即常见病、多发病与慢病的治疗与管理,是广东省网络医院起步阶段明确的发力点。

    与“友德医”线下布点同步进行,省二院组织了第一批医生全职对接网络医院的诊疗任务,完成线上医生对患者的“远程门诊”以及医生对医生的“远程会诊”。

    “网络医院全职的第一批医生有4名,来自医院中医科和内科各半,均为主治医师职称和全科医生。到2015年1月,扩充至10名,职称主要是主治与副主任医师为主,目前全职网络医生已有57名。”周其如向记者介绍。

    半年试运营刚过,2015年春天,万物生长的季节,广东省网络医院却遭遇了一次寒流。据国家卫生计生委一次例行新闻发布会上的消息,“不同于健康咨询,网上诊疗、开具处方的行为并不受认可。”田军章回忆道,尽管未见正式的文件,但广东省卫生计生委因发给网络医院批文已受到压力,“但省卫生计生委着眼广东省的改革大局,看好网络医院的先行先试与便民效应。”

    时间推移至2015年夏,《国务院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则正式定义这次寒流为“插曲”。

    2015年7月,网络医院的全职医生再次扩编至17人,线下布点达2000多个,其中70%在连锁药店。“与药店的营业时间一致,网络医院医生的出诊时间为早8点至晚9点,分两个班次,医生轮班。”周其如介绍,“这个阶段网络医院医生的平均接诊量在50人/班次,与实体医院门诊量近似了。”

    随访正是广东省网络医院诊疗中的重要环节。从人员组织来看,“友德医”成立了专门的健康服务中心,全职人员30多名,均具备一定的临床经验或护理专业背景。除进行患者数据录入、建立健康档案外,患者随访是这支团队重要的工作内容,除电话外,还有线下沟通的方式;除获知患者恢复情况、诊疗反馈外,还须询问患者对医生的满意程度。

    而这项满意度调查也构成了网络医院医生绩效考评的重要内容。“基本工资以外,我们的绩效工资主要来自两部分,一是诊疗量,二是患者给出的满意度评分。”网络医院王医生向记者介绍,“但有规定最短的诊疗时间不得短于5分钟,遇到单次诊疗时间特别长的绩效也会酌情平衡。”

    但当前,随着患者数量的累积,尤其慢病患者的复诊量增大,在网络医院,医生与医生之间的收入差距开始显现,最多可以拉开3000~5000元/月。但王医生的月工资与同年同专业进入医院的医生相比,几乎没有差距。“考虑到我们这批医生的成长,医院也安排了每周一天的实体医院出诊以及轮科。”王医生比较满意当前的工作状态。

    线上线下新生长

    王医生是网络医院最早一批的医生之一,他的工作从医院运营至今,除同事更多了、诊疗更忙一些以外,变化并不大。

    但随着线下布点的增多,线上诊疗量的累积,广东省网络医院这张“渔网”张开的同时,线上、线下,包括省二院作为医疗支持主体、友德医作为实际运营商等各方,通过“网眼”都看到了他们可以打拼出的另一片天地。

    2016年被省二院与友德医明确为“标准制定年”,通过制定线下网络诊所的统一标准实现便捷复制、快速铺开而节省投入的目的。据悉,这套标准包括了物流设备、网络通讯、人员、店面布局、制度标识、装修面积、周边环境、药品八方面。2016年中,一套设计周全的吸纳加盟商的方案宣告出炉。

    “以标准化建设为重,2016年线下布点的速度一定程度放缓了,但也有了新的开拓。”周其如向记者介绍,友德医主导的与地产商合作在住宅物业办公区域设置的标准化网络诊所,有打开局面之势,“充实了社区的健康服务,而且在药品、康复器材等需求方面,对接的不再直接是药店,而是自营的健康商城。最新的线上诊疗设备,如脉诊仪、听诊器和小型B超机也陆续在这类线下诊所试点应用。”

    这代表“友德医”的商业模式更加充实了。对省二院而言,2016年同样成就斐然。

    这一年,网络医院的线下布点还完成了向广东省内17家县级医院(2017年目标为50家)的延伸。“相比较乡镇卫生院和村卫生室,县医院的疑难重症比例更大,检查检验功能相对完备,可以更好地对接网络医院下一步要拓展的专科诊疗。”田军章向记者介绍,2016年,省二院5个常规诊室、4个科主任办公室已安装标准的接诊终端,由高年资医生和专家对接网络医院医生解决不了的问题。

    2016年对医院更加举足轻重的意义,在于践行PPP模式,一栋由社会资本投资兴建、命名为“康正国际医学中心”的大楼在省二院一侧拔地而起。

    “康正国际医学中心将全面对接网络医院,做成真正的国际医学中心。”在田军章的设想中,未来将有全国乃至全世界的优秀专病团队,入驻广东省网络医院,并在康正国际医学中心开展落地诊疗业务。

    对此,田军章设置2017年的“小目标”为做实四大专科(脑血管、心血管、糖尿病、人工辅助生殖)的线上诊疗。“通过在网络医院开辟专病诊区,吸引专病团队入驻,将专家串起来,也把医院串起来。”田军章设想广东省网络医院逾越院墙,打破省界与国界,集结最好的医疗资源惠及患者。

    这与广东省卫生计生委原巡视员廖新波关于“互联网+医疗”的去中心化、无边界的认知不谋而合。“谈到‘互联网+医疗’和网络医院,我一直鼓励超越传统的‘医疗网络化’,而是打破医疗机构之间、打破与政府机构之间的数据藩篱,探索真正的数据互联互通,这才是互联网真正的‘精髓’所在。”廖新波向记者表示,“比如一些专病信息,如何通过网络医院对接最适合的专家团队,使诊疗最有效率,这是广东省网络医院下一步可以探索的。”

    而另一点与广东省网络医院的商榷,廖新波希望谈谈诊费与医药分开。在他看来,收取一定量的诊金,一方面是网络医院医生的劳动与专业的体现,另一方面也有助于走出“以药养医”的可能误区,与“医药分开”的医改大方向接轨。

    对此,网络医院周其如院长向记者表示,今年争取和发改委沟通将网络医院诊金收取事宜落地,“应该会参照二、三级公立医院的收费,设置10元至15元不等的标准。”而在标准化方案支持下,采取网络诊所加盟的模式,则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运营方的投入,有助于“医药分开”。

    作为广东省网络医院起步、运营的见证者,廖新波最后向记者表达了对其莫大的肯定,“其成功一方面在于变以往业界认为的‘不可能’为可能,而且运行得不错;另一方面通过互联网的思维、理念与数据融合,简约传统的就医流程,节省了医疗费用,这也是显而易见的。”



    返回首页
    官方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健康咨询热线
    020-89168066
    31.25ms

    copyright © 2014 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 技术支持:39健康网
    备案号:4401050100412 粤ICP备05086337号
    地址:广州市海珠区新港中路466号大院 邮政编码:510317

    粤公网安备 440105020001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