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预约|注册
返回首页

医院新闻

预约挂号

科室查询

请选择科室

    医生查询

    请选择医生

    【南方都市报】争分夺秒 他们从死神手中夺回25岁广马跑者

    2017-12-14 09:45

        12月10日9时41分,南都记者在广马半程终点拍摄到房巍医生(第一排蹲着的红马甲男子)抢救倒地男子。

        10时30分许,患者被送到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

        心肺复苏专家廖晓星教授(黑衣)参与抢救。

        省二医急诊科主任叶泽兵(中)、廖晓星教授(左)。

    通过急救专家们的不断论证,广马形成了救护车在应急车道上驰骋、骑行分队拿着AED每公里跟跑,志愿者每隔百米设置一名的急救网格。

    在40公里的赛道旁布置了36部急救车(每部急救车配2组急诊科医护人员,两套急救设备),72部手动除颤器。50个AED移动骑行救护员,每100米一个大三医学生志愿者,赛道上还有大概300多名医师跑者,欧阳资文这样的总指挥和廖晓星这样的顶级急救专家则居于网顶位置调动指挥。

    12月11日,25岁的山东籍跑者徐文(化名)静静地躺在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心内科C C U的病房里,神态安详。他是一名马拉松跑者,一天前,他在广州马拉松半程终点处倒地,并发生心脏骤停。在马拉松比赛中,跑者突然发生心脏骤停而猝死的意外事件并不罕见。心脏骤停极其凶险,据统计,我国心脏性猝死的总死亡人数每年高达54 .4万人,差不多每分钟就有一例心脏性猝死。就在刚刚结束的重庆马拉松半马赛事中,1名33岁跑者就倒在了19公里处,最终死亡。

    但徐文是幸运的,在他倒地之后,广州市院前急救体系的急诊医生们,尤其是参与广马应急救援保障工作的急诊科医生们,与残酷的死神展开了竞争。

    广州这座城市的院前急救体系建设,在徐文的救治过程中得到了极好的体现。从市卫计委领导,到承接后备救治的医院急诊科主任;从现场救援、开展心肺复苏的医生,到带着便携式除颤仪(A E D )移动骑行救护员,进而到每隔100米有一名志愿者,跑者队伍中的约300名医师跑者,是他们构建的马拉松赛事救援网络,从死神手中抢回了徐文的生命。

    “始办于2007年的东京马拉松,到现在都没有出现过跑者死亡的意外,我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也能将今后的广马,打造成跑者零死亡的赛事,而且这肯定能做到。”A E D移动骑行救护队队长、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急诊科医生王西富说。

    12月10日10时30分 医院救治

    省二医急诊科主任叶泽兵:徐文情况稳定,三五天后能出院

    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广东省应急医院),是今年广马确定的5所后勤保障医院之一,和中山一院、中山二院、广东省人民医院、广医附一院这四所综合实力超强的全国百强医院比起来,省二医的应急救援是其医院突出的特色。

    作为应急医院的急诊科主任,叶泽兵早上7点就来到了科室,查看医院的设备、药物、抢救室和抢救小组的准备情况。9点50分左右,一通急促的电话打来,叶泽兵下意识地感觉到,广马那边有了紧急情况。

    “恶性室颤,跑者一度呼吸、心跳骤停。现场抢救中,做好准备”,指挥调度人员的介绍简短清晰。叶泽兵心想,“来吧,我们又不是没演练过”。10点后,救护车一直没来,他甚至还在想出现了什么意外情况。

    10:30左右,徐文被救护车送到了急诊室。急救专家组成员廖晓星前后脚抵达医院。救护车上的心电监测提示恶性室颤,一种几乎与冠心病、急性心梗雷同的高致死疾病。院前急救稍微差点,死亡率高得出奇。现场除颤救治了多次,开通了一条静脉通道进行快速补液,补充电解质。现场推了两针肾上腺素……送医院前的急救程序有条不紊,没有丝毫错乱。

    叶泽兵和省二医的急救团队接手后,再次进行了补充心电监测和各项生化指示检查,为免意外再度发生时给药通道不够,急诊科同事们又给他再开通了一条补液通道。

    “确实是恶性室颤,如果不是心脏有器质性病变,类似的情况好发于剧烈运动后的电解质紊乱。”叶泽兵表示,与全马往往是职业选手和有经验跑者不同,半马跑者往往喜欢在终点前冲刺,透支最后一点体能。殊不知此时最容易发生细胞微环境改变,然后就是心律失常,恶性室颤、心跳骤停。“也正是因为这个因素,半马比赛的不幸事件发生率,其实还高于全马。”

    小伙子到医院后虽然恢复了呼吸心跳,但人其实还是非常躁狂的,并不能配合医生的指令和救援。用了镇静剂,给了氧气支撑,叶泽兵和急诊科医生们开始逐一排查跑者徐文发病的原因。叶泽兵、廖晓星两位急救专家陪同着徐文来到了影像科做脑部CT,没有发现有脑出血等意外情况。

    叶泽兵表示类似的大运动量后恶性室颤,可能和比赛前一天的休息不足,比赛时的感冒情况有关。对症处理,继续生命维持,眼看着徐文慢慢安静下来,他很快被转送到了医院心内科一病区的CCU进行重症监护。

    将徐文转走后,叶泽兵和科室同事们的工作并没有停止。随后的赛事中,又送来了一名50岁女性跑者,半程马拉松后心慌,一名20岁的年轻跑者,半程马拉松后心悸。

    “一个是从肇庆赶来参跑,第一次感受这么大型的比赛,前天晚上很激动,只睡了两个小时就开跑。一个就是轻微感冒后跑步。这都是高危行为,感冒往往是病毒引起,运动剧烈会累积于心脏,造成爆发性病毒性心脏病,死亡率又是畸高。”叶泽兵和急诊科同事教育了两名跑者,观察了一段时间后,让跑者出院了。

    忙活到了晚上8点,叶泽兵特意去心内科C C U去看了看徐文,很安静,生命指标很正常。简单交流了一番后,嘿,小伙子完全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倒下的,怎么被送到医院的。11日,又去跟踪了下他的情况,很稳定。3-5天后能够康复出院。

    广马心脏骤停急救体系“武装到牙齿”

    广州市卫计委副主任欧阳资文:急救专家们强调及时救治先救后运

    在徐文倒在半马终点的那一刻,广州市卫计委主任唐小平和广州市卫计委副主任、广马赛事医疗保障部部长欧阳资文,都在全程马拉松终点外不远处的现场指挥中心。欧阳资文是整个赛事的应急、救治总指挥。

    赛事主委会要求急救、保障人员早上6点前部署到位。唐小平、欧阳资文两位卫计委负责人5点45分就赶到了花城广场的广马起点处。7:30-7:50,跑者们陆续完成起跑后,两人又迅速转战到了位于琶洲会展中心的终点处。

    “应该是9点39分,收到信息显示有跑者倒下了,情况危重,已经开始组织现场救援,我们就开始协调120指挥中心和最近的赛事后备医院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开展对接了。”很快,赛事救援五人专家组成员、中山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急诊科学术带头人廖晓星教授,已经开始驱车从琶洲会展中心的终点外,往位于新港路上的省二医赶去,前往支援救援工作。

    就在大赛开始前的12月6日,广州市卫计委、广马赛事主委会,特地组织了所有参与赛事医疗人员进行了一场模拟演练,“急救专家们形成了一个共识,那就是先救后运,强调及时救治,事后证明,专家团队的救援共识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

    现场的救援情况陆续传送了回来,从跑者摔倒时的清醒状态,到2秒钟后被抬上了救护车;再到在救护车上的抢救细节。欧阳资文和现场的专家组成员都是清楚的。“现在回想起来,之前培训历次强调的一定要等到跑者心跳恢复后再转送医院救治的专家共识是非常正确的。”徐文有了心跳之后,转送到了赛事后勤保障医院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急诊科,脱离危险。当下午1点30分后最后一名跑者冲过全马终点线时,唐小平和欧阳资文方才离开了应急救治调度指挥中心。

        统筹:南都记者 卫志凌

        采写:南都记者 王道斌 陈杰生 马辉

        通讯员 薛冰妮 田乃伟

        摄影:南都见习记者 拱千舒 受访者供图


    返回首页
    官方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健康咨询热线
    020-89168066
    46.875ms

    copyright © 2014 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 技术支持:39健康网
    备案号:4401050100412 粤ICP备05086337号
    地址:广州市海珠区新港中路466号大院 邮政编码:510317

    粤公网安备 44010502000181号